黄河HAM
欢迎您的到来

BA4II专稿-我过去的经历——三十六年前出境作战经历

作 者:余宁生 照 片:余宁生 真实现场拍照



1、 跟随五十四军的侦察大队参加了出境捕俘作战,荣立战功。
2、 参加藏北高原哨卡电台执勤,火线入党。
3、 参加新藏线的高原架空明线的维护,长年驱车南疆叶城至阿里的狮泉河。
4、 组织我军首次大规模通信、雷达电子对抗实兵演习,取得第一手资料。
5、 钻研计算机技术,研发相关管理软件,获得军队科技进步三等奖。
6、 退休后爱好航模与飞行,兴趣广泛。
7、 喜欢参加业余无线电活动,积极参加国际摩尔斯大赛,取得好成绩。



2012年到珠海看航展,非常高兴的见到了当年一同出境作战的战友、好朋友---当时任某军侦察处处长,后来任某部参谋长的唐先生。从他那里找到一些战场照片,是我俩当年分别拍摄的。几十年过去了,应该可以解密了,我就在这里发一些老照片,顺便回忆一下当年个人轮战的经历。
1984年下半年,在我坚决要求下,领导批准我参加了边境轮战,那时我任某大军区通信部器材处副处长。轮战任务是下连当兵,目的是深入了解战时部队作战训练生活情况。我被分配到某侦察大队一连一排二班当战士(当时一连连长叫王金科,指导员叫余业超,副指导员叫李昌华,副连长叫曾伟一。我所在的一排排长叫李江锋,我所在的二班班长叫程德旺)。我和二班的战士们作战、训练、生活在一起数月,枪打得准了,身体素质好了,但人瘦了一大圈;五公里武装越野我可以跑在全连的前面(和战士们比,我背的枪轻些,是微型冲锋枪);参加出境捕俘作战行动一次(出境前接到大队的命令,解除我在二班下连当兵的生活,以协助侦察指挥组,完成出境捕俘侦察作战任务)。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与调查,自己收获很大。1985年返回大军区机关后,我的轮战汇报材料《侦察分队日常训练科目的改革与装备革新改造》副标题是:侦察分队要针对未来战争的需求进行强化训练。被军区首长签批为“对部队作战训练及其装备更新最具有指导意义的轮战体会文章”。由于自己得到了实战的锻炼,当年荣立三等战功一次,并被军区领导特批提拔为正处长。我轮战的生活、训练的事就先不说了,如今看到照片了,主要回忆一下我和战友们出境执行捕俘侦察任务的经历。

侦察大队吴副大队长在侦察分队出境前做战前动员(余宁生拍摄)


当时由吴明忠副大队长及军侦察处唐凯兵处长带领一连进入敌境执行捕俘作战任务的。
侦察小分队是从云南八布大龙出境的,我和王金科连长参加了指挥组的行动。由于敌军经常入境骚扰,所以我军也采取了针锋相对的作战方针。
我国境这边都是老百姓的农田,没有大型树木,但边境线是泾渭分明,进入敌境直接就是原始森林,尖刀班必须要用砍刀和破坏剪才能开辟出一条通道,指挥组紧跟尖刀班的后面前行。
因为到处是横竖生长的藤条与细竹子。再往里走到处可见大型树木,绝对都是几个人才能围抱的大树(人家生态保护好,千年古树没人动,我国这边都砍光了),下面根本不见泥土,脚踩的全是常年倒伏的枯树和腐败树叶层。
经常会一条腿突然掉进一个树洞(踩进腐朽的空心倒树中),得费劲的爬出,可以看出人类绝对没有到过这里,前面砍枝条的声音,以及我们脚下踩断枝杈的声音可以传的很远。
半个连的战士,没有人讲话,大家默默的穿越植物空隙。我心里想,敌军来个包抄,或准确的炮火打击,我肯定是死在这里了,真是一个通向死亡的道路。
想到这里我反而很坦然了,因为这里想活着出去简直太难。反正是死,就好好死一场吧。
我是军区机关来的,我一定要给战士们做个好的表率(我准备了两颗光荣手雷,随时可以和敌人同归于尽)。
战后,个别战士曾经对我讲过,说当时打仗谁都没有经历过,在枪炮声中都很紧张,但是只要有你和唐处长、吴副大队长在,我们战斗必胜的决心是满满的!小分队由王金科连长带队,白天穿越,夜晚找地方宿营,第三天最难受,主要是没有水喝,带的水都喝完了,我们都在山脊行动,始终没有找到水源,大家都舔树叶上的露水,真的渴坏了。加上我们在山里转到第三天居然又回到第二天走过的地方,看到我们行进过的痕迹(原始森林只要有人走过,都会留下非常明显的痕迹)。

 

余宁生和唐参谋在敌人高地哨所前合影


吴副大队长和唐处长决定由一排长李江峰带队,另外开辟新路,查找敌军的巡逻线,待机捕俘!第五天,李江峰排长带领二班长程德旺,三班副班长石庆权,六班副班长杨存庆,工兵班长肖德宝几位勇士冲锋在第一线,肖德宝前面排雷,程班长等掩护并跟进,登上了敌军的九号高地,发现敌人哨所有大量弹药。后来才知道李排长竟然带路从敌人防御正面上到一个敌哨所,工兵班长肖德宝又从泥巴中探出很多地雷和跳雷,开辟了安全通道。
在敌哨所中,他们找到很多军用物资!李排长通过7013电台报告说,又上到一个敌人常驻的哨所,有几箱子弹,还有圆圆的反坦克地雷(我当时就笑喷了,这样的高山峻岭,坦克绝对上不来,敌军疯了,居然准备反坦克?后来到手我才知道,是苏制的一种定向地雷)。
他还报告有很多敌军正在用的生活用品,在通话的同时,我听到前方微声冲锋枪发射的声音,接着就是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炸的声音在山谷中回响。李江峰排长带领的捕俘组在九号高地,和我们指挥组所在的六号高地只有100多米,因为浓雾,虽然间隔不远,但用眼睛观察不到。

 

侦察处唐参谋回国后任军侦察处处长


只能靠对讲机联络,一会枪声稀少了,没有动静了,我的心紧紧的揪在一起,设想爆炸声可能是我们的战士踩了地雷啦?但从我军微声冲锋枪声音判断,我们是先机开火,又有一丝欣慰。7013对讲机传出声音,是李排长报告,刚才遇到敌军的一个巡逻队,(可能正在返回哨所驻地)被他们的微声冲锋枪给扫了,是尖刀班战士先发现的,就先开火了,我们的战士使用的是微冲和56式冲锋枪,所以狠打了一阵。爆炸声是他们抛出的手榴弹。炸了两个草棚,因为里面有人用单发枪支还击。我们没有伤亡。这时唐处长对着7013大喊,快撤!(因为侦察兵只执行侦察任务和抓俘虏,不可与敌人正面作战,这次居然还是从敌人防御正面上去了,开打了)。
这时李江峰排长带着尖刀班和工兵班长回来了,他们手也不闲着,抱着很多战利品,张胜槐、尹中宝、毛金刚等几位勇士迅速接应把敌人的子弹和定向地雷都扛回来了,速度很快,大约20几分钟就到了我们的位置。因为都是喀斯特地貌,从悬崖峭壁上通过,居然这么快就安全撤回了到指挥组的位置(敌境矮脚街西侧的无名高地)。
虽然枪炮声不断,有很多子弹从我们身边飞过,但战士们都很幽默,顽皮的毛金刚居然还在玩儿软腿。程班长后来对我说,他们回到六号高地,第一眼看到的是我,他马上释放了战场紧张的情绪,认为安全了。这期间我们的硅两瓦开始明语喊话,让接应组马上前来接应,余业超指导员非常机智,找到一个安全撤退的通道,就是从山脊背向敌方找到一条路,不会再遭到敌人直瞄火器的射击,大部队可以比较安全的撤退。但他探头之时差点叫我用枪打掉,因为我看到旁边树木、草丛在晃动,我的轻冲已经瞄准这个方向。
但我心想,一定要看清再扣动扳机。我看到露头的是指导员,才抬高了枪口。这时尖刀班和捕俘组的战士们都回来了,待李排长扛着地雷出现,我才放心,让他们先走,我们好断后。电台还在呼叫,这时突然大地一震,两耳灌入了什么,抬头看,一个战士小胡(胡平功)头上正在流血。其实敌军在大雾中用火箭筒瞄准我们电台通联声音打过来的。

 

一连余业超指导员找到一条更安全更近便的通道(余宁生拍照)


在一个大石头上爆炸,是弹片杀伤。我们赶紧撕开急救包,给他包扎,他身上中了3块弹片,一块在颈椎边上,一块在脾上,一块在肩胛骨边上。头上流血的是最轻的伤,弹片擦破了头皮;最危险的是前两块,都是撤退后送到昆明军区总医院取出的;因为前指医院不敢做颈椎手术。好在高温弹片,连消毒带止血。这时敌军的82迫击炮开始发射,我们顺着指导员开辟的新路,到了山脊的另一面,再也不怕敌人的火箭筒了,但82炮打的越来越凶,炮弹在我们周围爆炸,为了压制敌方的火力,唐处长通过无线电向上级申请兹竹坝炮群的炮火支援,可惜被拒绝了。
因为此时X军在老山方向打得很艰苦,炮火全力支持他们。我们继续撤退,我和王连长、余指导员每人背着个沉重的定向地雷和其他战利品,跟在伤员后面,慢慢走。敌人炮弹也跟随我们的行动路线炸,被追着打的事,心理真得很不舒服。还好,再也没有战士负伤。负伤的小胡因为出血不多,一直坚持自己攀爬、翻越这艰难的路程,走一段实在疼的厉害就坐下休息一会儿。

 

唐参谋和一排长及捕俘组战士们合影


连长、指导员紧跟着,告诉他连队崔医生就在前面的高地,见到医生就没事了,这样一直陪着大约8个多小时出境他才躺在担架上,他非常顽强的走回来了,胡平功多处负伤自己硬走出来的真的很不简单。其实我也走不动了,假如遇到前面有个藤条或竹子,需要几次才能迈过去,毕竟几天不食人间烟火;其实没水压缩饼干很难咽不下去!多亏这个战士后来非常坚强,也是我们的万幸,否则我们都会困在原始森林中或被敌军的炮火干掉!因为后来落下的炮弹威力巨大,非常震撼,我估计是敌军炮群的重炮在打我们。如果打准了,一发干掉一个排没有问题。后来还是技侦系统的战友们破译了敌人的电报,才知道我们的战况不错,敌军巡逻队成了李排长他们的活靶子。因为他们炸毁了敌军的电台,第二天送电台的敌人被四连逮住一个,击毙一批,缴获硅两瓦电台一部,我一看是很新的硅两瓦,都是我国无偿送给他们的。这次抓得这个俘虏个子不大,但很有劲,捕俘组几个战士一起压上才把他制服,带回来时很不老实,又费了很多周折。
后来战士用脚踢他的脸部,他实在受不了才老实跟过来了。我见到他时,脸是肿得,双手被细尼龙绳捆着。

 

一连捕俘组的勇士们(余宁生拍照)


他在大队部住了一段时间,脸消肿了,竟然变成一个帅小伙。我们好吃好喝待他,他也交代不少情报,后来送战俘营了。
因为当时全军部队都在整党,我被提前调回机关,后来听说某兄弟连战斗失利,他们大个子指导员是我的朋友,因为他经常邀请我去他们连玩。据说他在执行任务中不慎踩雷负伤,炸断脚腕,因为当时伤口处理不当,失血过多,入境后就牺牲了,想起我们原来在一起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想起来还想掉泪。这次失利,丢在境外有一些重要物品,微冲、微手、7013电台(在那里敌军也使用同样的861、862,十瓦单边带,根本无法保密,他们也在仅有的几个频道乱喊,后来前线配发了7013对讲机,敌军没有这样的通信设备,所以各个侦察大队的战术行动全靠7013),丢失一部7013,给后来轮战的侦察大队带来了隐患。这次从老战友处弄到很多照片,我就发几张给各位亲朋好友看看吧。


吴副大队长、唐参谋和余宁生在部队占领敌人的防御工事后研究下步战法

1 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济南黄河业余无线电439.110 » BA4II专稿-我过去的经历——三十六年前出境作战经历

分享到: 生成海报
山东老鱼,七十多岁岁,是个老顽童,曾经在军队和政府机关任职,守过卡,打过仗, 出国讲过课,目前退休后在家。个人爱好很多:航空模型运动,私人航空飞行活动;无线电制作, 是个HAM迷;计算机UNIX操作系统,ORACLE数据库技术,喜欢泡在网上;高速飚车及机械加工(车工、钳工)等;心理年龄(经过测试)30岁左右。所以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活动,经常和济南的模友们去机场飞自己喜爱的模型飞机 ;并且积极参加业余无线电的国际竞赛活动,获得不少奖状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立即登录   注册

  1. #1

    OK

    BA4II10个月前 (04-22)国内网友谷歌浏览器 Windows 10 Log in to Reply
  2. #2

    致敬

    Bi4KKF9个月前 (05-22)国内网友谷歌浏览器 Windows 10 Log in to Reply

济南黄河业余无线电

联系我们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